1/5

梁 平 正

Ping-Cheng LIANG 

生命與造形之詩

讀梁平正的雕塑藝術

張正霖 /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教授

今藝術&投資ARTCO   no.322    July    2019

心象與物象的張力

我們應該如何閱讀梁平正的藝術?在面對這樣肌理豐富的藝術家時,我們該從哪幾個面向切入,同時得到更深刻的體悟?鑑賞體悟與評鑑,是三個無法切斷的審美過程。對此我認為幾個關鍵層面是不應忽略的:對藝術創作本質的探索,對台灣雕塑歷史脈絡的回應,對當代雕塑美學的發展,以及是否煥發出個人獨特的、創造性的面貌?進一步說,一位傑出的藝術家,總必須為我們呈現一幅深邃的圖景,在個人、美學與藝術史之間,他究竟做出了何種處置,同時又在何處顯得迷人?台灣戰後雕塑的演變,大致有個次第軸線,亦即從物象美感的精鍊寫實、發展至造形本質的諦觀抽象,再至多元觀念、媒材的注入及解放。在此過程中,作者的心象、意念和審美抱負,變得愈發重要。動人的雕塑藝術,總是注入了靈魂的,成為藝術家與自我、世界和媒材之間緊密連結的物自身。或者也可以說,物象與心象之間的辯證關係,賦予台灣戰後雕塑豐沛的創新動力。就此,梁平正確實給了我們引人入勝的回答。亦即他在造形語言想像力與精神內涵間,開闢了一條飽滿張力的道路,同時又極富自我的主體色彩。

生命與藝術的詩人

梁平正的生命史無疑充滿了戲劇性,此點與他的創作有著本質性的關連。他的人生際遇所賦予他的滋養,都為他的創作種下了無盡寶藏。他曾幾度入山尋覓靈感、思索方向,還讓家人擔憂的尋人,這點也證明了他對創作的執著,以及無悔。1958年生於台灣屏東的他,經過飛揚的青年時代、走過開拓眼界的紐約求學階段,然後在社會世界中跌宕,給予了梁平正的藝術之路必要的重量與質地。敏銳的藝術心靈,總會找到自身的出口。1998年前後,一次偶然的三義之行,木雕與雕塑作為創作的轉折,偶然地與我們的藝術家邂逅。這次相遇說是偶然,卻也有某種必然,原有的藝術訓練和禀賦在木雕創作上徹底底的釋放。幾年的摸索,梁平正為台灣木雕打開了一片更寬廣的、飽含著表現主義的語彙空間。

心象與物象之間相互實現的途徑,對於梁平正而言,無疑是直面媒材本身。他曾自述到,在那幾年間,他可以說是摒棄一切的、專注的投入在木雕創作裡。鄉間的創作環境、孤寂的工作室、尚未可知的創新元素,都成為他的助緣。2000年後,他的摸索和實踐逐漸有了成果。從造形語言上說,木材的可能性被他解放出來了,他不再依靠單一的意義、線索及圖像去組織作品的整體,而是反轉了這樣較為傳統的創作敘事:梁平正讓每個細節、肌理,共同來為作品的整體奏效。他義無反顧的走向媒材,亦即樹木或木材本身,與他們作朋友,然後挖掘出媒材的內在生命。創作不僅是種創新,更是種對於媒材的考古;那些在大自然中,經過風吹雨打,有著自身物質化記憶的樹木,在梁平正的巧手中被藝術所喚醒。多年之後,梁平正總結自己這樣獨特的創作方法為「順性而雕」的美學。媒材本身的天然屬性,成為作品中最本質的韻律,觀者亦為之迷醉。有意義的是,自1990年代之後台灣的雕塑藝術也正在找尋自己的當代化路途,又不失卻美學和感性上的深刻。梁平正的作品就在此時突顯出歷史定位的價值,造形與媒材在他那裡獲得了新的生命力,同時又重新定義了雕塑創作者的當代面貌。在他最初期的《重力釋放》系列中,與具象雕塑及巧雕都不同的是,媒材本身獲得了淋漓盡致的展現。於此之際,木頭作為媒材的能動地位未曾消退,材質被還原回純粹的本真狀態,創作則更近一種對話。優雅的造型、深淺不同的肌理、纏綿或伸展的紋路,以及作者細細琢磨的痕跡,構成了梁平正與媒材間獨有的詩篇。韻味無窮,藝術家則為你我打開了蘊藏在木頭裡的聲音和節奏,指出其中更深層的關於自然的秘密。梁平正也在這樣誠摯的創作裡,在遠離城市的苗栗山間,悄然貢獻到台灣雕塑美學轉變的歷史時刻,並成為代表性的傑出藝術家之一。

情感與媒材的交響

梁平正嶄露頭角的年紀並不晚,1983年便曾獲得過雄獅美術新人獎。但他日後的生涯,卻成為他與其它創作者十分不同之處。十數年的人生閱歷,融匯成創作的有生力量。甚至可以說,生命體悟在他的藝術裡扮演至為重要的角色,藉此他才能真誠地與媒材的生命交流。木頭和他之間,彷彿是相互找尋的過程。

《重力釋放》系列裡,木頭被轉化出曲線且輕盈的質感,由沈重到優雅,不僅讓人看見了樹木本身 — 因為它們從來都不是超然的,而是整個大自然韻律的一部分 - 更讓我們看見了藝術家本人思想及心念的轉變。生命重力的釋放,就像海浪一樣拍擊出媒介的獨特意象,亦是創作者自我對話的旅程。從心到手,從手到整個雕刻的身體投入,木頭的世界與梁平正的世界融為一體,美感因斯成就。

深刻的生存經驗,往往是藝術家慧眼獨到的基石。敏銳地感受世界,則是他們的必要功課。作為拼搏的藝術家,梁平正繼續挖掘自己與媒材之間的關係。這並不是件易事,甚至帶有存在主義的況味。自然成形之物,和藝術家的生存世界彼此交響。接續的《書非書》系列創作,將媒材背後的本源力量,同樣做了透徹展現。重要的是梁平正並未讓作品成為一個符號,反之,他讓作品自然成為一處意蘊盎然的有機世界。藉由作品意象與造形逐漸生成的過程,作者也逐步探尋著生存的意義。或者說,每次與媒材的接觸,便是對生命意義何在的一次探索。由雕刻刀所構成的翻閱,不僅是意義的鑿取乃至迸發,更是藝術家用心力刻畫的書寫。

感性與諦觀的辯證

在 《書非書》系列中,每個波浪及捲曲都像深藏著某些生存的秘密,有時又像是蓄勢待飛的蝴蝶。此處,「順性而雕」可理解為一種意向性,感性的體驗與思想的力量互相交織。梁平正的作品中,不僅解放了木頭和金屬本身厚重的既成質感,更重要的是他為觀者表現出情感、身體與意念之間緊密的連結關係。雕塑中每一吋肌理都有著沉思的印記,這也應被視為梁平正的創作的關鍵之處。或許出於天性,或許出於歲月的淬鍊,在他的作品中總有某種敏於思考後的超然,以及憂鬱諦觀的氣質。須臾難離的浪漫氣息,和對生存體驗難斷的哲思,讓梁平正的雕塑創作帶著濃厚的個人特質。在他的《面具》系列中,以木雕配搭不鏽鋼、或以銅雕並置不鏽鋼等形式,出色的進行了當代雕塑媒材的創新實踐。媒材的異質結合,構成了必要的焦點。而在其完整度極高的創作中,梁平正所要敘說、觸碰的則是人的本質。試圖去找尋在那個久經世事的面具底下,那個全然自由的自我。

自我是個複雜的事物,許多時候人甚至通過面具來認識和界定自己。 《面具》系列則提醒你我,應當回過頭重新認識自己。敏銳的觀者亦能發現,此系列中所有的人物都是沒有清晰臉孔的。梁平正作品的當代性,在這裡獲得了極大的凸顯。他從不簡化雕塑的複雜性,使之單純成為形式、審美、指涉、意義與觀念,而是創造性的將這些要素整合起來,從而為作品注入了新的靈魂。此外,《面具》系列還指向了更深刻的倫理意識:人究竟應當如何生存,方是最合宜的人生?

由感性觸動深入至倫理意識,使得梁平正的創作,在台灣當代雕塑家顯得非常與眾不同。在此處,感性不僅是涉及美學,也是容納世界的藝術實踐。自然媒材的本質與人的生存本質,在梁平正的創作中交會了,或者說兩者「面對面」。作品上每次的刻痕,猶如作者與它們的對話歷程。我們也可以看見,由 《重力釋放》、《書非書》,再發展至《面具》等系列,梁平正均是把自身置放在作品之中,順性而為地去面對活生生的媒材,活生生的個人處境。此世的煩悶或悲歡,均成為創作的資糧,轉化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抒情。梁平正並未去逼問面具下渺茫的唯一真實,而是去尋思何為更真誠的、更深刻的生存之道。當梁平正努力去揭露生命底蘊的多樣真實樣態時,倫理的本質問題就這樣流入他的創作過程中,為台灣當代的雕塑美學增添了重要的人性維度。通過媒材與技藝,通過自我的沉思和凝視,作品不斷走向新的希望和視野。或許就在他於1998年走進苗栗山區之際,在他被木雕創作所觸動時,便已經開始了這樣的重訪人性深處的旅程。當日他所不可知的是,日後他會循著這條創作之路,走進台灣當代雕塑史。

 

人性與存在的凝望

西哲列維納斯(Emmanuel Levinas)嘗言及:「真實的生命並不在場,但我們卻活在其中」,[1] 真實的生命不待言說,它就在我們活存的當下與過程之間。梁平正的創作便擁有這樣的意趣,他在喚醒媒材的本然面貌之際,同時也更清楚地感受著自我。由此思想,雕塑是最能接近存在的創作形態之一:身體、心靈與媒介的變化,彼此融為一體。人的存有,仍然是事物得以漸次開展的因缘。在梁平正的《器非器》系列裡,他便曾提出「倒置美學」的創新觀念。他關注到生活中諸多的器用之物,如何能回復到美的本真樣態介入到我們的世界中。功能性被不斷抽離,無目的的合目的性則不斷湧現。似器非器之間,不僅創造出豐沛的樂趣,同時也不斷觸碰著審美活動的本源地帶。經過多年的創作錘鍊,自1990年代末直至廿一世紀,梁平正的創作愈發展現鮮明的自信與想像力。如較晚近的《森林呢喃》系列,透過半具象與抽象的動物造型,梁平正流露他童趣純真的一面。木刻媒材到不鏽鋼的轉化,也為作品注入了強烈的視覺力量。說是童真,其實更像是種返樸歸真的寓言。動物的造形實際上擁有著超越物象之外的指涉,與創作者的心緒互相震盪。而在他近期的天使心系列中,心的意象將敏銳的情感、沉思的理性、與對生命更大的盼望包容起來,我們的藝術家仍然直面著自身的創作慾望,凝望著人性與存在間無垠的關連。

細想,與其說是梁平正選擇了雕塑,事實上雕塑也選擇了他。他強烈的個人風格、獨特的造形語彙,以及對於創作的堅持,令其與媒材建立了堅實關係。有意義的是,個人生命抉擇的當下,與時代美學轉變的關鍵時刻,頗富張力地匯流在梁平正的創作中,他也給予了台灣雕塑嶄新的音聲。雕塑家作為空間藝術的造形詩人,梁平正的創作已然在物象、意象與心象的交會處,開拓出一片遼闊的場域。

[1] Levinas, Emmanuel. Totality and Infinity. Trans. Alphonso Lingis. Pittsburgh: Duquesne UP, 1969, p.33. 中文翻譯引自:賴俊雄,2014,〈眾裡尋「他」:列維納斯的倫理洞見〉,《人文與社會科學簡訊》,15:3,頁60。

1/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