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10

“所有藝術(在杜象之後)都是觀念性的(本質上),因為藝術僅觀念性地存在著。”——約瑟夫.科蘇斯(Joseph Kosuth)

 

書非書,物非物,一切創作其實都在藝術觀念的驅動下而誕生,總覽梁平正各系列作品,可深知他是一位兼具「思維」與「作為」的藝術家。在「重力釋放」之後,他再度提出「倒置美學」的創新觀念。

 

「倒置美學」是梁平正在觀察人類製作器具時,首先注重功能性,其次才考慮美感;然而經過時代的進步,這些舊器具被機能更好的新器具所取代,漸漸喪失其實用性,在此之時其潛在的美感頓然浮現。梁平正以反向思考,「倒過來」創作器具,抽離器具的功能,賦予器具全新的輪廓之美。在此論述下,梁平正創造了各式不具功能的物件,如無法閱讀之書、無法乘坐之椅。

在藝術的「作為」表現上,每一件木雕作品上都留存著一刻一鑿的肌理,身體力行地親手將作品完成,累積至今的各項考驗讓梁平正領悟到「順性而雕」的重要。

 

20世紀初,杜象的「現成物」概念就像潘朵拉之盒,一發不可收拾。在此概念下,梁平正或多或少亦受到這股意識的牽動,對生活裡的器具——湯匙、叉子、工具等具有實用功能的物品產生興趣,再透過「倒置美學」的概念,抽離其功能性,巧妙的是,他又依然把握住視覺上一種曖昧的特質,比如作品仍能看出像湯匙般的圓形內凹輪廓,藉由這點來引發觀者產生疑惑,讓藝術的原創性和趣味性充滿其中。

Lily ART | © Copyright 2019 | All Rights Reserved.

/ 梁平正

artist

EN  ​/ 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