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家雜誌532 September 2019

藝術家評介

彼節有閒,刀刃無厚

雕塑家梁平正    撰文/王焜生. 攝影/邱德興    版權/Lili Art

當代美學有別於古典審美客觀論,走向更高的主 觀決定性,除了審美對象的形式之外更從觀照主體 出發。面對一個與自我不同的感性對象,將自我投 入其中,整體來看就是一種生命的總和,如同對於 一個顏色的感受並非來自色彩本身,而是情感的投 入所體現的內在生命經驗。奧地利美術史學家李格 爾(Alois Riegel)認為主宰藝術創作活動的是根據 特定歷史條件與世界相抗衡的「藝術意志」,藝術 作品的產生是人由此意志所創造出來。歐洲的美學 立論及研究方法有著截然不同的觀點:一個論述認 為藝術史歸結而言是技巧的演變史;而另一派則提 出藝術史本身即是意志的演變史,從不同的觀照點 恰恰衍生出當代對藝術的欣賞方法。

當然無可諱言在藝術創造的初始與過程中,技巧 不可能被忽略,這是做為一位藝術家最根本的條件 與素養,然而藝術家最後創造出來的獨特性則依據 個人心性而有了極大的分野。雕塑家梁平正多年的 學習與創作生命中,不斷內化的特色就在於他從生 命裡找到的自然與直觀,這與他起伏的生命經驗有 著非常大的關係,他的作品是一種與生命的關聯。 多年的創作發展出來的理念:「即興繪畫」,憑藉著記憶、直覺和慣性作畫,在作品完成前面對畫布 有時就是好幾個小時,讓視覺記憶自然地流洩到畫 布上;即興繪畫的方式,成為他雕塑作品中重要的 一個概念基礎:「順性而雕」。同樣地在面對即將 雕琢的木材之前,他沒有任何預設的想法,在與材 質的接觸之中不斷地像是與之對話一般,木頭本身 就是一組有機體,深入認識、理解對方才能下第一 刀,成為最自然的藝術家與材質之間對話後成就的 作品。而與前兩者恰為對應的則是做為一位藝術家 在作品中體現的人生哲學與態度:「重力釋放」將 木質的沉重量體透過雕塑的方式改變成為輕盈飄逸 的美感,這過程與結果同時也在釋放藝術家與觀者 對於物像所可能產生的壓力;「倒置美學」將人類 生活中對於物件的功能性去除,同樣面對器物解除 了日常的實用性之後而顯現的美感,正是人類文化 中一直存在卻往往被忽略的抽象心性。梁平正的雕 塑創作也依循著這幾個脈絡發展,客觀地復現材料 的個性,讓作品在空間中單純地成為知性觀照的形 式。

歐洲近代雕塑隨著時間與藝術家的意志再塑,逐 漸擺脫文藝復興時期以來的寫 

實再現,立體派改變了藝術本質的變化,畢卡索與勃拉克(Georges Braque)對物件的解構與重組啟發了雕塑家對空 間的認知,將立體派對空間的理論挪用於雕塑之 上,從實踐中領悟到只  追求物的表象是不夠的,而 是要表現藝術家內在的情感,藝術家必須使用更自 由的形式來表達自我。自此雕塑所表現的對象不再 侷限於所謂的「對象」(也就是說可以依循的物 件)本身,轉而更具有文學性或詩意的抽象化量體 感、空間感與形式感的美感自身問題。特別是布朗 庫西(Constantin Brâncu i)的作品都維持雕塑的 原型,保留雕刻材料原有的特質,簡化語彙而能讓 內在的情感流露出來,單純化形體,顯露材料與材 質最內在的本質,並且與創作者和觀賞者達到自然 的情感連結。梁平正的創作理念與此不謀而合,面 對材料時,他經常說:下刀之前必須先與木頭談戀 愛,他將自己的感情藉由雙眼進入材質的內在,透 過雙手的撫摸去體會其溫潤或是粗糙的質地紋理, 藝術家與材料之間有著強烈的連結感,木質本身就 是個有機物,其構造中展現了生命的成長與衰退的 條件,本來就不應該以固定的形式來理解。但是人 們還是要從抽象的生命價值中區分出具體存在物的價值,如何使這些僵硬的材料成為精神的永恆就轉 化為藝術家的意識移情。

 2018年作品〈殼〉取用色彩恬淡柔和的松木,素 雅純淨,梁平正藉由松木表現出輕盈感,松木只保 留了原來的質地但重量感完全釋放出來;2019年的 〈重力釋放〉將樟木挖空,但是保留不規則的縱裂 紋像是身分的識別,被挖空的樟木又如同樂器一般 可以敲擊發出清脆的聲響。兩件作品都將木材原有 的重量感釋放產生了飄動韻律性,然而其本質並沒 有因為外形而改變,反而更突顯不同材質的氣質。 這讓我聯想到《莊子.內篇.養生主第三》所寫 的:「庖丁為文惠君解牛,手之所觸,肩之所倚, 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砉然嚮然,奏刀騞然,莫不 中音。合於桑林之舞,乃中經首之會。」一舉一動 的解牛過程,刀向上推進或者轉動都是順著肌肉之 勢,像是音樂的節奏。文惠君讚歎之餘,廚師放下 刀,回答說他追尋的是「道」:「以神遇而不以目 視,官知止而神欲行。依乎天理,批大郤,導大 窾,因其固然。」廚師以精神與牛相遇,順著天然 的肌膚紋理,一切都因應著其原有的情狀。

   「書非書」系列作品探討的精神層次更具有深刻的內涵與多重的含義,古代中國以簡牘、絲帛、 龜甲、獸骨、木板、樹皮紙等多種材料進行書寫, 絲帛與樹皮紙演化為後世的紙張,在於取得的方便 性與使用的感知度,書籍本身具有的普遍與熟悉感 以及紙張材料的使用都極為生活化,更有許多愛書 人鍾情於書籍在於其透露出的紙張與油墨的味道。 梁平正在這一系列作品中同樣釋放了木材本身的重 量,有別於過去雕塑家刻意強調材質的量感,他反 其道而行,將輕盈感表現在其木雕創作上,翻飛的 書頁彷彿還可以聽到每一張扉頁 摩擦出來的聲音,快速得像是時 光的推進,緩慢得又如同音符的 樂音。〈1601非書〉與〈1801非 書〉呈現了書本被放在桌案上, 隨著風而被翻動的書頁,充滿輕 盈的動態感,又好像能聽到節奏 似的風吹聲;〈1812非書〉是一 本剛被閱讀的書牘,在某個時空 當下戛然而止,時光在空氣中被凝結成一首舒緩的詩句。將雕塑 當作是現實物還原的藝術家何其 多,他們追求的是一種幾近真實的技巧,然而對梁平正來說,他要找尋的是屬於木 材本身的個性與獨特,透過藝術家創作的方式達到 兩者之間的共鳴與對話。〈1901非書〉又改變了 雕塑呈現的方式,將正被翻開書頁的書本倒置成為 一個純粹美感的造形雕塑,其間翻轉物體本身的質 性,也改變眼界所習以為常、理解的生活經驗。  而最具單純美感的莫過於「器非器」系列作品, 當然,從創作的背後動機與想法來審度藝術家的生 活價值,也可以看出是對物質文明的隱晦諷刺。當代社會重視物質,一切以功利實用為原則,抽象的 美感以及更深層生活層次

的內在往往被表現所忽略 掩蓋。梁平正以生活常見的物件為對象,順著木材 的本性雕刻出類似生活的器物,然而這些器物的功 能性完全不見了,僅存造形上的美感,這時觀賞者 才幡然領悟我們的生活中有太多美的成分被拋諸腦 後。〈豆腐〉是一塊可以看作是盛盤的器皿,卻又 如此柔潤光滑似乎一捏就碎;〈方桌〉看起來就是 一件顧名思義、見形得理不用過多解釋的作品,然而四個支撐的立腳看來只有美感卻缺乏了承重的實 用性,藝術家不斷地在顛覆我們對現實世界物見的 偏見與理解還有固著的習慣,終歸只是要尋回最初 的美感。

梁平正的作品具有一種生活記憶的召喚性,但並 不是在處理對象的再現或是求得逼真的寫實感,他 所創造出來的只是透過我們生活中所共同經歷的想 像、提煉出更具美感的視覺經驗,這些並不是不存 在,只是不斷在生活中被忽略。德國哲學家哈伯馬 斯(Jürgen Habermas)在他的一段名 言中曾說:「如果一個觀念的構成是得 自於人為造成的苦難經驗,那麼這個觀 念是能夠而且也應該被取消的。解放的 旨趣則不是一種急於擺脫苦難的應急價 值取向,相反,這種價值取向是根深蒂 固的:它深深根植於人類生活之中,它 懷疑束縛著我們的毫無必要關係,並衷 心希望獲得解脫。」人可以在日常生活 中透過對外在世界的觀察,重新創造和 呈現某種意義。在相似的基準點上,梁 平正用他的藝術建構了新的溝通方式, 讓我們面對生命世界有了新的想像。

Artist 532 September 2019

WWW.artist-magazinem